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遞四方香港末端 > 浙江縱橫 > 温州 正文
楠溪江中覓香魚
2021年01月10日 07:10:43 來源: 浙江在線 記者 鄭亞麗 戚祥浩 通訊員 章松來 共享聯盟永嘉站 劉 曦 徐楓翔

  科學顧問點評

  浙江省海洋水產養殖研究所正高級工程師周志明:香魚屬入海口洄游性魚類,對環境及水質要求較高,常棲息在水淺、温低的通海溪澗中,以岩石上附着的底棲藻類為食。由於受外界環境及人為活動的影響而造成資源量急劇減少,香魚被列入《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》。近年來,楠溪江陸封型香魚羣體的發現,説明楠溪江環境和水質保護得較好,同時也表明當地政府在重視生態環境保護、加強漁政管理、推動水生態修復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
  浙江在線杭州1月10日訊(記者 鄭亞麗 戚祥浩 通訊員 章松來 共享聯盟永嘉站 劉 曦 徐楓翔)這幾天,寒潮來襲,楠溪江邊冷風刺骨,陳志儉卻跑得比以往都要勤。

  陳志儉是永嘉縣水產技術推廣站的專家,調查研究楠溪江魚類資源已有20多年。香魚等楠溪江特種魚能否扛得住低温,是他此刻最為關心的。聽説記者也對香魚感興趣,日前,他拉上記者一起去“看望”這些水中精靈。

  “香魚之所以得此名,是因為渾身會散發一種黃瓜味清香。每年初冬在鹹水與淡水交匯處產卵,產卵後會陸續萎縮死亡,而孵化後的魚苗要在鹹水與淡水交匯處越冬,晚春初夏再溯江而上,到淡水中育肥。”一路上,陳志儉滔滔不絕地講解着香魚習性。近年來,他還發現了不再洄游的香魚,成了陸封型魚類。

  車窗外,江面開闊、灘多林美、翠色萬千,車子行經永嘉縣沙頭鎮福利村時,陳志儉突然叫停了車子,衝路旁一人打起招呼:“老潘,今天在村裏呀。”

  寒暄中,這位叫潘洪澤的當地老漁民得知我們是去看香魚,便自告奮勇帶路。一路上,他不忘向我們介紹楠溪江香魚的歷史。楠溪江自古就盛產香魚,不過上世紀末由於受非法捕撈、非法採砂、攔河築壩以及下游工業廢水污染影響,香魚野生種羣瀕臨滅絕。

  據瞭解,為了保護香魚種羣,從2001年開始,永嘉堅持每年向楠溪江增殖放流香魚苗。

  “在人工干預下,這幾年的每年3月,看到野生香魚苗的次數越來越多,它們成羣結隊遊過,整個水面上波光粼粼。”提及自己的發現,潘洪澤臉上難掩興奮。

  “怎麼斷定是野生的,不是人工增殖的?”記者忍不住問。

  “人工增殖放流香魚的魚苗要到每年4月才有,3月發現的,可以斷定是往年放流的成年香魚自然產卵繁育的種羣。”陳志儉接過話茬。

  “沒有水環境的修復,珍稀水生物不會重現楠溪江。”温州市生態環境局永嘉分局局長周功巨表示,近幾年,他們以“污水零直排區”建設為契機,在楠溪江中上游建成8座城鎮污水處理站、31個集中式污水處理終端,污水入河現象得到有效改善,楠溪江流域生態環境狀況指數也連年達優。“水清岸綠魚躍,現在的楠溪江充滿了活力!”周功巨説。

  溪灘邊,蘆花搖曳生姿、翻湧層疊,潘洪澤帶着記者穿過比人高的蘆葦叢,踩着高低不平的鵝卵石,沿江而上。

  在一處淺灘,他指着溪流底長滿藻類的卵石説,香魚最好這口。説着,他用小石頭在上面刮出一道道劃痕,“香魚吃過也會留下類似的痕跡,有時整片石頭會被啃噬得光滑發亮。所以啊,找它們的蹤影,這些石頭也是一個線索。”

  “你們看,這裏好多小魚。”順着潘洪澤手指的方向,只見清澈見底的江裏,魚羣正歡快地擺動身體,層層疊疊、密密麻麻。雖然不是我們要找的香魚,卻讓潘洪澤的雙眼發亮:現在楠溪江的水環境越來越好,不僅香魚迴歸,它們的鄰居也多起來了。

  野生魚羣的壯大,離不開多方力量共同呵護。行至前溪村流域,幾名正在收繳非法捕魚刺網的漁業執法人員吸引了我們的注意。“大家環保意識不斷增強,非法捕撈現象已經越來越少了。”永嘉縣農業農村局綜合執法三隊中隊長鬍益遷告訴我們。

  永嘉對楠溪江沿線各鄉鎮、功能區、部門、縣管企業及相關責任人實行嚴格的環境考核制度,實行環境保護“一票否決”。2020年3月,當地還出台實施《温州市楠溪江保護管理條例》,逐步建立健全資金補償、實物補償、技術和智力支持、就業培訓等多元化的楠溪江生態保護補償機制。此外,3000多名環保志願者也加入守護楠溪江的隊伍,常態化開展水質監測、環境監督、垃圾清理等活動。

  改變同樣發生在潘洪澤身上。他向我們透露,自己從2018年開始就基本不捕魚了。“水好了,漁業資源豐富了,楠溪江看點多了,旅遊旺了,大夥兒在家門口開農家樂、賣農產品,這日子更‘香’哩。”看着眼前清澈流淌的楠溪江,潘洪澤臉上滿是笑意。

標籤: 責任編輯: 郭海峯

看遞四方香港末端,關注浙江在線微信

相關閲讀
分享到:
//img.zjol.com.cn/mlf/dzw/zjxw/zjnews/wznews/202101/W020210110483191782305.png

楠溪江中覓香魚